他们生活在纽约-Edward Fong

他们生活在纽约

记录一群在美国工作的华人艺术家、创意人、设计师

 

“如果你爱一个人,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北京人在纽约

纽约是这样的一座城市,有那么一点无序,一点混乱,一点喧闹,一点肮脏,一点温情,每个人都试图让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显得与众不同,但依旧没有人会注意你,因为这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城市。


在这座城市里,没有外国人,哪怕你不会说一句英语,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宗教、文化、语言的异乡人散落在城市的各处“和谐”相处。正是这样的原因,让我想做一期关于生活在纽约的中国设计师的专题。

他是我第一个选择的目标…


第一集:

Edward Fong

“I throw them all out included all my works,because that is the only way I know I will never work in Advertising and designagain.”

祖籍:中国广东,双鱼座


认识Edward,是因为一次工作合作的缘故,作为一名管理着一家国际A4公司庞大创意团队的创意总监,华人的长相西方人的思维,讲着一口蹩脚的中文,这在上海是一张非常“吃香“的面孔。


短短事隔两年,听说他已经回到美国并改行开了画廊。见面前,问及需要他提供一些过往的作品时,他说,既然已经选择不回头了,那么留着他们还有什么用呢?我把他们都删除了,“I throw them all out included all my works,because that is the only way I know I will never work in Advertising and designagain.”不知是出于怎样的一种考虑,中国之行对于他又意味着什么?我决定要见见他。


我们的见面是约在纽约中央火车站的地下一间小食店,坐下来他点了一杯冰淇淋,采访就这样开始了:

 

老倪:先说一说你有趣的背景吧!

Edward:我出生在伦敦,10岁随父母回到香港,读了一年不到又来到美国,所以我现在的普通话说的比广东话好。

我大学学的是平面设计,后来在广告公司一做就是差不多二十五年,2012年被公司派到上海,在一家国际4A公司做创意总监,两年半后回到美国,决定改行开画廊,虽然我没有任何做画廊的经验,但我在广告公司做的工作和艺术相关,而且我的父母是艺术品收藏家。现在我在费城有了自己的一家画廊,主要代理当代艺术的作品,其中我代理很多中国艺术家作品。


老倪:你在美国和中国工作感受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Edward:就我所工作的关于药品广告领域,中国的广告创意从视觉上看更具象,而美国的广告相对更抽象些,美国这里更关注概念,而国内创意似乎更多从标题(headline)做演化,在我看国内更注重装饰或者说形式,而缺乏活力(概念),虽然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同我的说法。比如,你在国内看到很多漂亮的广告画面,但你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我去给产品经理提案的时候,很多时候他们不接受我们的创意,但如果他们的老板在时,他们会接受我的创意,他们的老板更喜欢我们的创意,呵呵。


老倪:是不是说,中国的客户更难沟通?或者说你的客户多数是国际品牌,他们需要的更多是画面执行呢?

Edward:一样的。在美国时候,国外的客户关注从概念到执行的每一个细节,什么都希望是最好的,还要做testing,好累的。而在中国,有时客户很好沟通,只要他们喜欢了就喜欢了,并不需要理由,他们不是很关注细节。经常是客户给我们一句Headline,希望我们根据这句标题去执行画面。客户参与创意的兴趣更大。

老倪:客户喜欢看到自己的作品。

Edward:是的。


老倪:比较两地的同事,你觉得不同是什么?

Edward:我不知道别的创意公司,就我们公司来说,我们公司的客服不懂得怎么去销售创意,他们不懂去fighting客户,只是说“ok,这个工作几点要…这个我已经邮件给客户了…”,我觉得训练客服懂得如何和设计师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在中国医药广告永远是“happy patient”,但在国外创意部同事要清晰描述药物是如何杀死病毒的,如果都是“happy patient,那你的产品怎么和其他品牌区分呢?这都需要客服的配合和团队全方位的学习力。当然,现在WPP在国内开设学校开始培训专业的客服了。


老倪:这大概是国际广告公司的通病吧。那么设计师呢?

Edward:我不知道别的创意公司,就我的经验说,国内设计师的技术都非常出色,他们的模仿能力很强,画面执行力比美国设计师要好,但这不是思想,他们总是在模仿西方的画面感。他们乐于在网上搜索。他们不愿意去想Idea。他们喜欢自己归自己做,团队意识弱。如果只关注画面不去想idea或研究商业策略的话,你只是一个普通“设计师”,这是设计师和美指的区别。我想,这或许和Leader有关,国内老板们习惯说“我不喜欢这个idea,给我更多的idea”,但美国的老板会说“所有的idea都是好的idea,只有适合和不适合的。”如果你老是否定他们,自然没有人愿意动脑精了。


老倪:给三个来纽约工作的理由

Edward:1,来学习如何产生概念;2,来学习团队合做;3,来知道老板是如何鼓励员工不怕犯错的。


老倪:如果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你回中国的话,那会是什么?

Edward:中国需要我,但不要捆绑我,让我自由的去做。


老倪:为什么改行做画廊?

Edward:太累了,广告做太久了,人生总是需要改变一下的。


和Edward短短二十分钟交谈中感受到些许无奈,既有热爱、向往,但又有诸多无法言表的不适,我想这也是很多在国内工作的外籍人士的共同感受吧。他现在依旧致力在推荐更多大陆艺术家的作品来到美国展览,中国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牢牢地吸引着这些曾在大陆工作过的匆匆过客。


倪海郡

2015/7/17於纽约


(因为翻译原因,可能部分内容未能完全清晰表达被访者的原意。)

2017-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