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生活在纽约-陆地

“他们生活在纽约”(第二集)

记录一群在美国工作的华人艺术家、创意人、设计师


美国是全球教育产业化最成功的国家之一,我这次采访的几位年轻人是全美最知名的几所设计院校的毕业生或者在读。和我们那年代留学生一天打两三份工、中午用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提醒着教授的下课铃、听课时常饿到头晕、习惯用暴走替代任何交通工具所不同的是,这群八零末九零初的年轻人自信、轻松、富裕在他们身上一样不少。“温柔妥协”背后质疑一切的精神而又隐隐地咄咄逼人。“儿时学校集体生活的压抑远大于温暖。传统的教育在他们身上表现为长久持续的中度竞争压力,使得他们年纪很轻就有强烈挫折感。之后,他们倾向于宣泄压力但行动消极、功利和不耐烦,对他人的感受则缺乏深入了解的意向。相比前辈他们有了正常的人性、较强的自我意识和平等,思路开阔而富有创造力,探究、冒险与开拓精神,与人沟通直接坦承,对心计权谋存有厌恶感,对传统道德权威的认同度较低。”(维基百科)

我们的见面是约在了皇后区的一间台湾餐厅,服务真心不好,狭小的空间并不适合聊天,不过一群“年轻人”却也相谈甚欢…


采访对象: 

陆地

祖籍:大连,水瓶座,08年赴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动画特效专业毕业,现自由职业


老倪:为什么选择美国?为什么选择纽约?

陆:我母亲早年就移民来美国,我在国内初中毕业后父母把我送到了美国。高中我在休斯顿读的,选大学期间我对美国的各大美院及其所在城市作了大量的研究调查,并拜访了相关学校的毕业生,招生老师及教授,最后综合了自己所获得的奖学金金额,学校系里的师资和业界的名誉,学校所在城市是否有好的艺术氛围等因素选择了纽约。

老倪:美国的教育真的那么好吗?

陆:我觉得中美教育各有利弊,好不好要放到个人的经历和目标上按个体案例分析。SVA除了教了我基本的技能之外也教了我一些思考的方式,因为校风自由不限制学习风格,也对我寻找个人艺术风格提供了有利条件。


老倪:来美国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陆:我想在美国靠自己的能力生活的孩子和在国内有父母支持着的孩子最大的区别就是独立,这种独立不单体现在能力上,更是心理上的坚强和成熟。

老倪:纽约是怎样的一座城市?

陆:很多人说美国是大熔炉,我觉得这个定义太广泛,因为美国很多地方对异文化并不是融入接受的态度。纽约才是准确的大熔炉。这里每天有180种语言被人们使用,不管你什么性向什么信仰什么世界观什么文化背景,从最穷的流浪汉到世界首富都聚集在曼哈顿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共同生存着。这个城市不仅是文化的熔炉,也是社会阶层的熔炉。


老倪:相较国内的教育,美国这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陆:我并没有接受过国内的设计教育,所以这里只能大概提供一下国内基础教育与美国教育的见解。美国最大的不同应该是允许学生‘做自己’。这个国家本身充满着个人主义,而我个人所经历过的中国社会喜欢把人按单一的价值和道德观来进行教育。我小时候在国内接受美术基本功的教育时以为画得像列宾美院那样的经典派油画和素描才叫美术。来美国后才懂得艺术也可以分个人的理解,画一个圈在纸上对有的人也可以叫美术,好莱坞大片对有的人来说也叫美术。有的人画圆圈很厉害,有的人做大片很厉害,大家各尽其能,社会各取所需。


老倪:哪些事是你出国前万万没想到的?

陆:出国前觉得自己上完学一定会回国。没想到来了之后慢慢发现美国的可爱,就留下了。

老倪:在纽约学习工作,那请你谈谈对商业,对实习的理解?

陆:现代社会的商业好像已经不是单纯的资源交换了,我觉得更有概念交换在里面,有的时候人们会花钱去买个感觉买个信念,有的时候人会受观念影响去不自觉的单方面只出不入。有很多无形和不平衡的兑换在里面。我不是商学专业的,理解难免粗简。

实习就像门垫,公司很多时候有你更好没有也可以,而你可以躺在门口看看进去的人都是什么样子,偷窥一下里面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机会洗干净自己进屋当个地毯。


老倪:留在美国的两个理由和能让你回中国的两个理由?

陆:留美的理由:我个人的价值观比较西化,在美国我办事生活得比较开心。喜欢美国社会的多元化和包容的态度。回国的理由:和老一辈家人在一起。语言背景社会阶级等各方面的个人优势。

老倪:和父母多久见一次面?觉得以后呢?

陆:和妈妈大概半年到一年见一次,和爸爸大概两年。每周电话微信或写邮件,不视频。希望以后有机会常见面,如果条件允许,爸妈老了能和我待在一个城市是最理想的,不行就只能多挣钱多飞啦。


老倪:有没有感到过被歧视?

陆:有。小时候刚来休斯顿的时候学校里有的小孩子会嘲笑我不会讲流利的英语,往我的书包里扔咀嚼过的口香糖,墨西哥男孩写性骚扰便签给我,有人和我说go back to China,基督教的小孩看我像看难民似的特别想用他们的方式帮我,他们也都是小孩不懂事,我也不多计较了。另外有趣的几次是我在数学课上考了最高分,老师和大家说你们不用笑话她英语不好,人家英语不好考得照样比你们高。还有化学课我被同学选为班级代表替他们参加比赛,我连题都听不全,但看到题目就会做了,最后赢了。后来歧视我的小孩就少了,很多还成了我的崇拜者以为我什么题都会做。成年后没有经历过很明显的歧视了,就是有的时候会觉得个别的人会因为中国人英语蹩脚而误以为我们的智商和我们的英语一样不高。我妈妈的英语有着严重的Chinglish语法和口音,她的一些女同事在和她讲话的时候会用哄小孩的语气柔柔的慢慢的和她说话。纽约还是不错的,大家都习惯各国家来的人们,顶多有黑人大哥分不清亚洲人和我用日语打招呼。没有遇到过类似在休斯顿那样的情况。

2017-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