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生活在纽约-Judy/蔡贇

“他们生活在纽约”

记录一群在美国工作的华人艺术家、创意人、设计师


美国是全球教育产业化最成功的国家之一,我这次采访的几位年轻人是全美最知名的几所设计院校的毕业生或者在读。和我们那年代留学生一天打两三份工、中午用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提醒着教授的下课铃、听课时常饿到头晕、习惯用暴走替代任何交通工具所不同的是,这群八零末九零初的年轻人自信、轻松、富裕在他们身上一样不少。“温柔妥协”背后质疑一切的精神而又隐隐地咄咄逼人。“儿时学校集体生活的压抑远大于温暖。传统的教育在他们身上表现为长久持续的中度竞争压力,使得他们年纪很轻就有强烈挫折感。之后,他们倾向于宣泄压力但行动消极、功利和不耐烦,对他人的感受则缺乏深入了解的意向。相比前辈他们有了正常的人性、较强的自我意识和平等,思路开阔而富有创造力,探究、冒险与开拓精神,与人沟通直接坦承,对心计权谋存有厌恶感,对传统道德权威的认同度较低。” (维基百科)

我们的见面是约在了皇后区的一间台湾餐厅,服务真心不好,狭小的空间并不适合聊天,不过一群“年轻人”却也相谈甚欢…


采访对象:

Judy/蔡贇

祖籍:上海人,天蝎座,10年赴美,卡内基梅隆大学 艺术管理专业毕业,现就职于美国纽约艺术基金会


老倪:为什么选择美国?为什么选择纽约?

Judy:对自己的本科专业还是很感兴趣,但在国内的四年并没有学到什么,所以想到美国再有进一步的进修。当时并没有考虑很多吧,只是觉得无论从语言或者专业发展上,美国是首选。毕业后,觉得自己的专业也只有在纽约能找到工作,另外也觉得即使找不到工作,能有在纽约的一段生活经历也是值得的,所以搬到纽约。

老倪:美国的教育真的那么好吗? 

Judy:至少从我的经历来说,在美国硕士两年是我学生生涯里熬得最苦,却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两年。美国的研究生教育强调独立思辨和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能力,但这些对于中国教育下成长的我来说,是很缺乏的。所以两年,除了认真上课、好好完成教授布置的作业之外,我很多都的时间花在了如何学习更多课外或者专业外我感兴趣的东西。

老倪:来美国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Judy:知道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比较清楚自己的长处在哪,不足又是什么,日子过得比较明白。

老倪:这是怎样的一座城市?

Judy:只要你有能力、有自信,就能找到机会的地方。


老倪:比较国内教育,美国这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Judy:和之前的回答比较类似吧,再加上我并不是设计专业背景,这个也比较难比较。简而言之,美国教育鼓励和表扬远多于批评和责罚,当然有时候也会觉得他们的表扬实在是有点过了……

老倪:哪些事是你出国前万万没想到的。

Judy:会在一个非营利性机构工作。

老倪:为什么不在美国创业?

Judy:有想过,但艺术文化这一块,纽约的玩法和国内很不一样,所以自己也还是一个努力学习的阶段。另外,作为机构唯一的中国人,从头来发展机构的亚洲项目,虽然有机构的支撑,但基本上我什么都需要做,所以我自己把他也看成是一种创业的经历。

老倪:谈谈对商业,对实习的理解?

Judy:商业: 商业在每个人生活中都是扮演着必不可少的角色的,不单单是说赚钱那么简单,而是一种人与人之间在物质层面建立联系的环境。实习:是明晰自己职业发展的尝试,也是进入相关领域的敲门砖。


老倪:留在美国的两个理由和能让你回中国的两个理由?

Judy:留纽约:成熟的艺术市场、纵容自己折腾的环境。回国:家人、更好的事业发展机会。

老倪:和父母多久见一次面?觉得以后呢?

Judy:基本一周至少要和爸妈视频一次的,最多一周两三次。真正见的话,这两年都是半年一次的节奏。未来,希望和现在差不多吧,半年见他们一次,但视频基本能保证一周一次的样子。

老倪:想对你国内的大学老师说点什么?

Judy:教些从大学毕业之后还有用的东西吧。

老倪:有没有感到过被歧视?

Judy:有,在纽约奇葩无比的地铁上……

2017-01-17